万字长文预警:本文总计14414字,预计认真读需要15分钟,略读需要4分钟。

初窥世界20年

一份主观的流水账

20-years

如果你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都不知道我是谁,那么推荐先你扫一眼我的[关于我]页面,里面是一份简单的列表式的自我介绍。

点开这句话可以看到我自己概括的20年,但是如果不是特别感兴趣的,那我不推荐你点开看。部分内容会引起一部分人的抑郁、自卑以及某些喷子的不适

那么要不就是你点开了,要不就是你在用IE/Edge不支持这个特性所以默认展开了,我仍然推荐你跳过我的20年概括

1998年1月15日出生于江苏苏州,现在能回忆起来的最早的记事经历大概已经是两岁左右了。出生的时候听说头上毛特别少(现在也是),听说下着雪,听说是个8公斤的大头娃娃。读幼儿园之前大概都很胖,之后就想胖也胖不起来了。幼儿园之前对我自己为数不多的印象:能看到现在很多小学生性格的影子,偏幼稚、傲慢自大,大概制造了不少麻烦;我能记得听到的所有的床头故事,第二次讲的时候就开始接过话自己背起来了;对所有事情都很好奇,都希望尝试一下;对一件事情耿耿于怀之后就忘不掉了,大部分现在还记着;没学写字之前一直在想办法自己创一套文字;对天文之类的自然科学相当感兴趣……

幼儿园的时候最重要的任务应该就是逃睡觉了,随你老师怎么说,老子就是不喜欢睡午觉,怎么有意思怎么玩,吃饭的时候随便吃,吃完放开身子狂奔。

到了小学里就稍微收敛一点了,不得不承认小学的六年和大学的三年可能会是学业生涯里甚至这辈子最快乐的九年。学习学的轻轻松松完全没有压力成绩秒天秒地秒空气,数学小博士竞赛一年一个一等奖最后直接上了数学小博士期刊背后的名单,三好学生一年两个,作文竞赛也貌似拿了三四个奖,英语时代杯也是三四个,然后零零散散几个其他竞赛的奖,大概是拿到手软了。之后才听说我还有几个小女朋友,反正我当时天真无邪什么都不懂,大家都是好朋友2333。二年级开始学习二胡的,五年级考完十级,然后感觉没什么用也不怎么喜欢这个乐器,暑假里给当时古风歌手做了下伴奏,之后就没怎么演奏过,现在大概是忘得差不多了。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里去了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旁边参加当时小学生的夏令营,玩了3周半,其实也没学到什么东西(他们小学也不学东西),口语稍微提高了那么一diudiu。

多初中的理科内容,初中学的也算轻车熟路,3年5个三好生,数学竞赛一年一个奖,但是文科就不是那么感兴趣了。语文作文采用模板填充的方式写作文,感觉批卷老师看得也挺乐呵呵,三年就一直这么写了。地理生物小学科临时抱佛脚拿个A(还是”优”的)。初一开始入坑计算机,初二开始入坑Linux,大概算奠定了现在的发展走向。唯一不快的是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相当不满意的教师,我不点名是谁,但也不会忘记。初中学习总体应该还是拔尖的水平,星海算是苏州市第一或者第二的初中了,中考最后考了全校前9吧,687,还是可以看的。

然后就高中全线崩盘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的注意力缺陷综合征(ADD)应该就是初三暑假学托福的时候开始的。高一吃着初中的老本,成绩硬是没掉下来,高二开始注意力已经无法集中超过一分钟了。竞赛方面就没初中小学那么顺利了,高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选上物理课代表的,我也不是很喜欢那门学科,只是恰好初中可能物理比较简单我成绩比较好,问题就在于物理老师是当时的年级组长,然后把我拉到办公室讲了一通,大概意思就是: 你是物理课代表,那就要参加物理竞赛(和培训),要不然课代表都不参加物理竞赛我这个老师就很没面子。当时物理和数学大概是时间冲突就只能选一个吧,数学老师也不知道是碍于面子不敢惹年级组长还是对我的物理也相当自信,也建议我要不就去物理竞赛吧,到家之后都快哭出来了 (我真的很想在这里点名批评)。解气的是半年后的物理竞赛我进了初赛没去复赛,而数学竞赛初赛我硬是考的比训练了半年的大多数预备学生都高,记得没错的话我是七个进复赛的学生里唯一一个没有参加培训的。所以之后的物理培训我就很自然的没有去。然后棘手的就是数学的复赛培训和当时的计算机竞赛培训时间上是冲突的,想也没想数学复赛就也没去,去了计算机算法竞赛的培训。最后NOIP貌似也不怎么出彩,拿了国家二等奖省一等奖吧。高中呢,遇到了另外2个相当不满意的教师,我也不点名,也不会忘。一句题外话,苏高中和我所在的高中,如果你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也面临这个选择,想也别想给我直接背好书包去苏州中学报道。

高二下学期开始我是脱产的,因为当时决定了考SAT出国,毕竟国内的高中成绩已经不完美了 (托某两位的福以及我的注意力问题),并且当时虽然表面上很难决定到底要不要留在国内上完大学,心里其实早就有答案了吧。随便列几个原因怕自己之后忘了: 高新技术发展速度、国内学术真实性、大学的绝对排名、中文名社交困难……。香港考SAT的时候考了一次门萨俱乐部入会测试,结果那次SAT貌似考砸了,门萨测试过了。过了脱产考完SAT的那段时间过得还算挺滋润,挑了一些好听的动漫OP/ED的钢琴谱弹了一通,有空会帮各位做Cosplay的修一修片子做做后期和排版,然后空闲时间写写程序看看美剧听听音乐,也算挺自在。

大学本科读的是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入学的时候大概是全球27位吧,现在听说掉出30了,不过我也不在乎了。大一暑假的时候因为发现了自己有注意力问题,跑去苏州的广济医院(精神病院)专门去做了心理咨询(做了强迫症、抑郁症和焦虑证的测试),顺便考了中国胜寒高智商协会的入会测试,凑巧也过了,认证智商150+;所以得出的结论就是脑子还算工作正常,但是注意力需要训练一下。本科目前是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双专业,19年5月份毕业,然后考虑读个研究生。

大学之前其实一直都是用笔记本的,上学期组了一台台式机用起来贼TM爽。顺便表扬一下这里的网速,下什么东西都是分分钟的,配上我干什么都是秒秒钟的电脑,工作起来效率起码翻了两倍。

这个故事大概讲完了,总的来说我大概是从一个比较低的极大值掉到了一个更低的极小值里吧,接下来瞄准更高的最大值往前走。

其实我还算幸运的,ADD患者大多数自己都不能自己发现注意力问题,说不定一辈子就这么碌碌无为过去了,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比别人做得差做得累。而我真的庆幸很早地发现、解决了问题,重新爬上之前的高度只是时间问题。


接下来的部分不是故事了,是我个人的一些思考、看法、评论、爱好。

性格

说实话我没有性格,或者说性格还没有固定下来,我也不知道怎样的性格会受益一些,所以从初中开始,我的策略就很简单:碰到什么样的人,我就表现出和他相同的性格。举几个例子,勿对号入座:朋友A,没礼貌,口无遮拦喜欢喷这喷那,那么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是遇到事情就不吐不快,碰到别人做得不对的同样也口快骂一句;朋友B,乐于助人,为人大度,那么我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大度的人,会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朋友C,虚荣心很强,我一直相信我能预测他做出的所有选择,因为他的原则很简单,哪个选择让他看起来高端,看起来牛逼,那就选哪个。那我也很简单,在他面前,我的性格就是用和他相同的原则做选择所展现出来的人格。

这个方法,屡试不爽。

之前其实有个实验:适度模仿对方的行为举止,能够让对方在相处的时候感觉更舒适,更投缘。因为根据科学的研究调查发现,人人都喜欢与自己接近或相像的人。那在我找到最适合我的性格之前,这个原则我就用定了。

心境

xinjing

何为心境,心之静是最好的心境:处变不惊、豁达洒脱、平淡谦和是儒家道家自古推崇至今的品质。不知道什么原因21世纪以来整个社会当中浮躁的气息已经可以用弥漫来形容了,读书只剩下碎片化阅读、吃饭都是粗糙进食、8小时睡眠变得很奢侈、所有事情都等不及、节日给你批发祝福每个人收到的都是一键群发……静下心来平平淡淡的生活一段时间的人越来越少,恨不得所有事情都是速成,所有琐事都可以不管,专心做所谓的“正事”,其实那些人最后的正事做得也不出色。

上一学期给一位中国文学教授交论文的时候谈到了“心境”这个词,我在论文中写到英文里根本就没有心境这个概念,甚至至今为止仍然没有一个完全契合的翻译,而中国人一直都很在意这个概念。教授给出的理由是内省的思考深度。仔细想一想,中国人的修身养性包含的东西的确会比西方单纯的绅士礼貌要多太多东西了。

而现在在工作学习的各位连每天的任务都没法完成就更谈不上内省。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学业之后急急忙忙去放松去玩乐,然后最后结果就是娱乐时间超长了,急急忙忙去赶其他的事情。

心境平和

苏州本地人这一点其实算做的比较好的,或许跟吴文化里普遍传输的都是不争不急的心态有关:公交车已经坐满了那就等下一班,堵车了索性绕路去吃顿东西……所以每次出省去旅游看到的都是习惯不上的相对快节奏的生活:地铁这一波拼死也要挤上去、插队随处可见、点东西的时候“快点我赶时间”,给人的印象就似乎一波人心急火燎地冲到这冲到那,最后什么都是差一点错过的感觉。

物质主义

中国人是很在乎物质生活的,相亲一定免不了“月入多少”这种实在的问题,亲戚之间相互送礼暗地里都会记录下来方便下次还礼,跳槽一定不会选择比当前工资还低的公司无论环境怎么样。我可能做不到像陶渊明一样的淡泊之人自己开一块田园过得悠然自得、清净无欲,但是我也尽力避免像大多数人一样为了物质资源争先恐后,唯恐自己没有分到应有的一份的那种浮躁态度。

为人谦和

做得到的举个手,举手的把手砍了。不大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谦虚已经不是美德了,人的社会性好像消失了一样,回退到了动物时代。从小学开始的教育就像鼓励各位学子孔雀开屏一样,会什么表现出来,有什么说出来,方便再上一层的筛选。每个人都变得爱显摆,恨不得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即使偶尔的谦虚也是骄傲。一个例子就是考试成绩,多少人拿了第一名能藏得住的?标准两种答案:一种是没救了的,啦啦啦我考了第一耶!大家看我考了第一,你们都没我考得高啊!另一种呢,想方设法让别人“一不小心”发现你的成绩,然后诶呀这道题我竟然粗心做错了,不然可以考更高的,这次考得不好。为什么大家都不能平心静气 “我考了第一是因为我最近复习的比较认真,你稍微复习一下也是第一” 呢?

人性

humanity

写人性暗面因为我自认为对它感触颇深。

虚荣

接着上面的为人谦和,当前这种提倡展示自我( 我们文雅一点,不叫臭显摆 )的教育下教出来的人走到社会上就是导致工作的时候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源泉。为了让自己获得光鲜亮丽可以不惜给别人背地里捅刀子,愿意用贬低他人的方式来提高自己,这其实都没什么,一般人的大度都可以忍下这些东西。

但是总体的社会分配呢?问题会比社会上的个体遭受的问题更加严重。人是从社会底层一层一层的爬上去的,现在的社会要向上爬就需要更上一层的人认可你,然后“拎”你上去,说起来相当遗憾,那些总是喜欢孔雀开屏的人被“拎”上去的概率会比那些谦虚但是有真才实学的人的概率要大得多。 所以社会舍其实就只剩三类人了,一类怀才不遇,一类通过炫耀谄媚攀得高位,还有一类在他们之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话:恶贯满盈的人活得逍遥自在,而善良的人总是死于非命

歧视

歧视别人的人一点错都没有,并且错在被歧视的那一方。 (我不解释这句话怕是会被人打死。)很多中国人出国后一脸怨气的说自己被歧视,美国人怎么怎么看不起中国人,不想想原因么?因为上一批或者最早一批美国人能接触到的中国人给他们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设想一下,中美两国国民平均素质对调,然后中国现在第一次派人去美国留学,美国人看到了素质比自己高的中国人,之后再去的中国人会被歧视吗?被歧视的时候,想想自己的问题,自己是不是不怎么主动讲话交流,是不是一直没给走在自己后面的那位扶一下门。

举个自己的例子吧,我之前歧视所有外来务工人员,苏州人眼中和口中的“江北人”。是谁的错呢,反正我自认为不是我的。来苏州的那些已经落伍的工厂里打工的都是所谓的“低端劳工”,那些比较繁重的、脏的、耗时间的工作,苏州人不愿意做,那么正好那些外来人员需要工作并且那些工作也不需要任何文化水平,自然而然就分配给了外来的人员,然后外来务工的就越来越多了。我其实一开始并不反对这件事情,以我当时幼稚的世界观来看,各个地方的人都来这里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亲眼看到随地吐痰的都是他们、插队的都是他们、大声讲话的都是他们的时候,自然对他们有了一个第一印象。那么接下去比方说你结识了一位新的外来务工朋友,难免这个刻板的印象是逃不掉的,这就是歧视,源于被歧视的一方,害于被歧视的一方,相当公平。

当然我现在一点也不歧视了,我仍然相信原本素质比较差的一群人在不断地提升修养,就像当前走出国门的中国人也在不断更新自己在国际上的形象一样。

思维

mind

语言思考

所谓语言思考,就是把想要思考的逻辑在大脑里用语言想出来。我的观察大概告诉我有一大部分的人都是这么思考的,本来大脑可以在几毫秒的时间就想清楚的东西,转成语言逻辑之后可能需要数秒。比方说看到 你为什么选择了你现在走的这条路? 这个问题之后,语言思考的各位在想答案的时候很明显的脑海里是一句句子(或者几句):因为xxx, (并且xxxxxx)。而直接思考的人脑子里应该是一道念头(念想,灵光,意思 我也不知道怎么描述),总之就是想了一下那个理由,但是明显没有一句话或者任何一个词闪现在脑海里。

究其原因呢,我们在被培养思考能力的时候受到的教育就是以语言为主的。举个例子,中国的孩子从小就背九九乘法表,小学的数学课里大家一起背诵九九乘法表似乎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自然而然导致的结果就是计算会使用语言作媒介,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记得小学同学做两位数乘法计算的时候列竖式,然后用笔尖虚指两个数字,口中默念三六十八,然后在竖式底下写上8和小标1,然后重复四次并相加得到结果。我当时一直认为这其实没什么,一开始学的时候有些人总会反应慢一点,之后习惯了就不会这样了,直到我初中的时候还在看到运算的时候动笔动口念念有词。

语言思考是很难改掉的,我也亲眼看到过很多人在安静的教室无法记忆任何东西因为他们需要大声朗读,也看到过做计算的时候一定要笔尖挥来挥去口中默念才能算出来的,也见过做逻辑/数学证明的时候因果关系一定要口中读出“因为这个,所以我们可以得到xxx”才能算真正得到那个结论的。

不通过语言直接思考的确会快很多,不过也不利于语言能力的发展。在你念出三七二十一的那一段时间里可能本来你可以算完整个算式的,在你念出”所以我们可以得到xxx”的时候可能可以把整个证明逻辑都想完的。个人的体验是,踏入小学以来的十几年里,语言思考的各位在说话、演讲或是辩论的时候语言能力会强很多;相对的,直接思考的人,尽管逻辑思考速度会有优势,但是说话明显有个翻译过程,明明大脑已经想好意思了,还需要再费力气转成语言说出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也是,写的时候比思考要写什么的时候还累。) 因为语言思考的人在平常思考的时候语言能力就在不断地得到训练和提高,而直接思考的人除非真正的在讲话或者写文章,其他时间语言能力没有太大的进步。(而我既不喜欢讲话,又不喜欢写文章,所以就只能在这里无病呻吟了。)

这是我到这个世界上二十年来第一次说出我对思考方式的看法,如果说的不对或者在心理学上这种情况已经有定义了,那请直接告诉我。

孤独

alone

买一张票,独自旅行,一路上不需要照顾谁,不需要刻意找话题热场,不需要商量去哪,尽情独自享受。

很多时候的很多事情,一加一是小于一的。嘴上说着合作,真正做起来还是各有各的目标,各有各的喜好,等到大家都有了一个调和过的意见的时候,其实每个人都已经牺牲了一部分了。这里也不是说合作没有必要,在工作效率单纯叠加的时候几个人合作往往就是几倍的效率,但是遇上任何需要思考的选择以及享受资料消费的时候,一个人的体验和效率,往往比几个人一起好上几倍。

一个人静一静的时间弥足珍贵。一个人独处的时间能感觉到内心难得的平静。叔本华说过:“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他自己;只有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 一个人的时候思考是全身心不被打扰的,不会有任何顾虑,不会存在任何为别人做的牺牲。如果自己感觉真的有必要静一静,那就遵从自己的内心,一个人挑个安静的地方坐下,看看这个世界。

如果可以的话,离群索居,独自前行。

朋友

friends

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曾经总结过,由于大脑的新皮质大小限制,一个人最多只能与150个人维持紧密的社交关系(实际上这个邓巴数处于100-230之间)。硬件限制摆在那了,但是怎么利用和分配这些名额是完全可以自己决定的,你可以选择一辈子和痞子混混做酒肉之交,也可以选择努力挤进精英的社交圈,这个选择其实并没有孰好孰坏。

我的朋友原则很简单也很宽松:任何把我当朋友的人,都是我的朋友 (I consider anyone who considers me as a friend as a friend.)

但是以下是几个无法饶恕的例外:

  • 那些将别人的伤口放大成幽默的人,都不值得做朋友:也许那些人会说你玻璃心开不起玩笑,但是心直口快跟口无遮拦毕竟是两回事
  • 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背地里给你捅刀子的人,都不值得做朋友:如果有这种朋友,那么捅回去吧,换一个新的
  • 那些为人粗旷,大大咧咧的人,都不值得做朋友:放着着土嗨音乐,丝毫不会注意到你被扰得心烦意乱;伤心的时候给你讲不好玩的笑话;需要思考问题的时候尝试跟你聊天
  • 那些虚荣嫉妒炫耀的人,都不值得做朋友:因为他们可以为了提高自己而贬低你,可以为了面子跟你翻脸

毕竟一个人的朋友圈质量也间接反映、组成了这个人的本身价值,所以
交配交的人,才不枉此生。

音乐

music

我很庆幸自己喜欢上了音乐,很庆幸自己有绝对音感,也很庆幸能够听我想听的音乐或是演奏我喜欢的乐器。

风格

中国人擅长填词,日韩擅长旋律,欧洲人擅长和弦,美洲非洲同胞擅长节奏鼓点。

中国人的就不举例子了;日韩的纯音乐如果排第二的话没有人敢说自己排第一的,当然其他地区的作曲家也能作出相当优美的旋律,这里只是说总体水平;日韩的作曲家在作曲的时候侧重点就明显在旋律上,作曲的目的就是为了创作出正真“好听”的歌曲,而比如说美国人从他们的音乐里很明显能听出来没有认真推敲旋律,胡乱编造一套和声进行,配上一套强鼓点,就是老美的爆款歌曲。顺便吐槽一句国内的作曲家超过40%都是沿用的卡侬和声进行,这种情况歌怎么写都写不难听是没错的,但是看上去风格就是千篇一律,很明显的就是同一份左手伴奏改下调式可以适用大部分流行音乐。

我个人常听的歌曲风格,按照最喜欢到较喜欢:

  • 中日韩纯音 (Instrumental)
  • 史诗纯音 (Epic)
  • 日系人声歌曲 (Ja Vocal)
  • 中文古风歌曲
  • 欧美抒情 (e.g. Westlife)
  • 中文流行
  • 没有了,其他都是不喜欢的。

听歌

介绍几个我比较欣赏的歌手吧,来第一个:

双笙

清泉嗓音,青春性冷淡风歌曲。
路转粉歌曲:《故梦 - 双笙》

やなぎなぎ (Yanagi Nagi)

路转粉歌曲:《One’s Hope - やなぎなぎ》、《終わりの世界から - やなぎなぎ》

春奈るな (Haruna Luna)

路转粉歌曲:《空は高く風は歌う - 春奈るな》

小曲儿

声音像个温柔的王。
路转粉歌曲:《上邪 - 小曲儿》、《锦鲤抄 - 小曲儿》

Galen Crew

这是一个被中国歌迷捧红的歌手,嗓音也很有特点。
路转粉歌曲:《Sleepy Head - Galen Crew》

Two Steps From Hell

算是史诗音乐的领军人物了
路转粉歌曲:《Star Sky (Instrumental) - Two Steps From Hell》

以上作品和歌手在《网易云音乐》里都可以找到,是的我不用圈圈音乐,我更喜欢猪场云。

编程

语言

从擅长到不擅长排个序:

  1. C++
  2. Lua
  3. C
  4. Go
  5. Java
  6. Javascript
  7. Python

从喜欢到不喜欢排个序:

  1. Go
  2. C++
  3. Rust
  4. Lua
  5. Javascript
  6. Python

Vim

EverVim Github: LER0ever/EverVim

这个项目的起因是我自己需要一个趁手的编辑器,当时大名鼎鼎的spf13-vim停止了维护,加上很多Vim发行版用着都不顺手,所以我自己维护了一个Vim发行版。截止到发文,EverVim一共在Github上有367个Star。

因为是给我自己用的,所以这个Vim发行版的默认配置都是我自己怎么用着舒服就把它设置成默认配置。同样键位配置也是相当主观,我需要兼顾我自己打着顺手并且在德沃夏克布局下也不会别扭。总体来说是相当主观的一份配置,当然我总是欢迎各位Vim用户尝试。

Linux

一个很实在的话题,Linux还没有到能够作为日常桌面操作系统的程度,除非你日常写程序,或者只需要上网本级的功能,所以短时间内我会Windows、黑苹果、Linux都装着。

Linux目前的问题

1. 没有集中化的软件标准。

比如显示服务,一开始接触的时候只有X11这一个选项,软件适配的都还不错,最近几年半路杀出了Mir和Wayland,接口各不相同,于是就有一部分软件不支持新的框架,或者只支持新的框架;然后又催生了很多兼容性项目比如XWayland。

虽然这种情况下软件发展相当自由,不喜欢一个框架你可以写一个替代品,写的足够好就有人用。但是带来的问题就是同一类东西一般有两三个选项,各有千秋,选其中一个就意味着放弃了相当一部分的软件生态。举个例子,Wayland在Thinkpad X250 i5-5300U上的表现远比X11流畅,但是如果选了Wayland,那些暂时不支持Wayland的程序如Synergy就没有办法正常使用了。

理想状况下,如果Linux内核要形成一个完美可用的操作系统生态,那么内核层之上还应该有个委员会用于指定各种应用程序标准。相当于仍然允许不同的实现,只需要符合制定出来的标准。那么应用开发者也会轻松很多,不需要适配多个框架,写多个Init系统的启动脚本…

2. 受制于内核及底层命令的协议限制

我个人是反对GPL协议的 (此处协议重复),最直接的理由就是我一旦用了GPL的代码,我的项目能够选的开源协议范围就只有GPL一系的了,并且之后如果有人用了我的代码,那么他/她能够选的开源协议也大大收到了限制,简单来说相当于毒瘤感染。打着自由软件的旗号,使用和分发处处受限。

我的软件,之前写的或者将来写的,一般来讲会用Apache-2.0或者BSD协议开源,高兴的时候会考虑用Rust语言类似的Apache&MIT双协议授权。我会尽可能避开使用GPL的代码,并且我个人写的最烂的程序才会用GPL协议开源(毕竟GPL项目良品率本来就不高,合并一下同类项)。

回到Linux上,开发Linux的软件比较难避开GPL协议,尤其是涉及到比较底层的驱动或者虚拟机。微软实现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 的时候特意让没有读过内核实现的程序员参考内核文档进小黑屋写的实现,规避掉了GPL的限制所以没有开源。Vmware在写Linux的WorkStation的时候也是极力避开了协议限制,貌似是用了DKMS加载了他们的闭源虚拟机驱动。就在前一年我给我的数位板写了一份Linux驱动,把电磁技术的8192级笔压感和倾斜度映射到了Linux的Wacom驱动上,这种USB HID的驱动自然避不开GPL,那么我现在干脆不分发。

3. 开源软件的实现质量

我不会一棒打死说所有开源实现都不高效,事实上很多开源软件是同类软件中运行效率最高的,举几个例子:LuaJIT(全宇宙最快的JIT脚本解释器,MIT协议,第二快的是V8/Nodejs),Chromium(全宇宙最快的浏览器,BSD协议,第二快的是Firefox Quantum),FFMpeg(全宇宙最流行的音视频编解码库,GPL协议),这几个都是一帮神级程序员写出来的项目。

但是目前开源软件的问题是,在某些性能无关甚至性能相关的项目,因为是开源项目,软件作者会通常去选择写起来方便的实现而不是运行起来高效的实现。举个简单的例子,写一个桌面音乐播放器并且打算开源,用Gtk+libmpg123显然高效于PyQt5+PyQt5.Multimedia,PyQt5+PyQt5.Multimedia显然高效于Electron,但是明显Electron写起来最快,PyQt的其次,用C语言调用Gtk和Mpg123最麻烦,那么绝大多数开发者直接想也不想会选PyQt5甚至Electron,然后这种软件在系统里的占比会越来越多,比如VSCode,Atom,Lollypop,OnlyOffice等。这种软件写起来方便是一个理由,其次开源软件不需要保护代码,不像商业软件泄露代码会被炒鱿鱼,开源软件代码是给你的,那么商业软件用脚本语言的顾虑在开源界就不存在了。所以尽情拉低我的系统效率吧。(其实想了想现在UWP整个跑在一个效率还不如JVM的虚拟机里效果其实差不多。)

发行版推荐

  1. Manjaro Linux
    • 首先软件是相当全的,Archlinux整个生态加上AUR的所有不该打包的那些闭源/不常用软件应有尽有,一行命令就可以装,不像Ubuntu要手动加PPA
    • 相当稳定,Manjaro官方会首先测试Arch推的包,测试都没有问题之后才会推给用户,所以系统不会滚炸。新软件的更新推送大概比Arch晚2-3天。
    • 算得上易用。很多东西都帮你配好了,比如各个桌面环境Manjaro都有默认配置并且开箱即用。
  2. Solus
    • 设计相当美观,Manjaro是那种帮你配的挺漂亮,Solus是认认真真打磨过界面的感觉,包括高分屏支持,字体渲染,默认壁纸,桌面布局都调教的非常好
    • 我个人很欣赏Solus作者Ikey的共享态度,做的所有软件/配置都是考虑了其他发行版的,比如Linux-Driver-Management的PnP支持,Linux-Steam-Integration之类的,不想Ubuntu一样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 性能极致优化,看内核配置就是对英特尔的处理器优化到顶的,软件抽查了几个也是该开的编译器优化都开了
    • 那么总结一下就是如果不用一大堆闭源专有软件的话,Solus是相当合适的发行版
  3. NixOS
    • 从安装到配置到管理系统都是用同一种语言: Nix。
    • 用一门编程语言来管理系统相当于设了一道门槛,用户群体里小白就比较少,同样的,开发者多之后向Nix提交代码的用户也会变多,目前NixOS的源码仓库里有上千名开发者,每小时都有commit更新,可以说是Linux发行版里少有的活跃社区。
    • 完全可复现,同一套配置装出来就是一模一样的系统
    • 非常适合DevOps,系统管理员,以及软件开发人员

黑苹果

科普一下,黑苹果是指在非苹果公司的电脑(i.e. 非Mac, Macbook)上安装苹果系统的技术。我入手的每一台电脑基本都被我折腾过黑苹果。包括ThinkPad T460P, Samsung 450r5j, 以及组装的台式机。

上一张台式机跑黑苹果的截图,(i7-7700k, GTX 1050Ti, LG 4K显示器): hackintosh

我也分享了我的黑苹果配置,Github地址:LER0ever/Hackintosh

游戏

实在是不怎么打游戏,或者说都是浅尝辄止。简单列一下20年来打过的游戏吧

  • Cytus (Holy Knight, Bloody Purity, Gate of Expectancy)
  • 东方红魔乡 壶中天,蓬莱玉枝映辉月 (Ex 几乎无伤通关)
  • 上古卷轴5 · 天际 (“老滚”, 主线都好像没打完)
  • 魔兽争霸·冰封王座 (Who’s your daddy …)
  • CS 1.6 (电脑课专属游戏)
  • CS 2D (2D版CS模拟,整个游戏体积大概7MB,五脏俱全)
  • Minecraft (最近入了正版,也算支持一下mojang多年盗版不封)
  • Nethack (Unix命令行游戏。一直下决心记一下键位,一直没有成功)
  • Half Life 2 (第一个在Linux下玩的较大型游戏)

女朋友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对于一个很有可能需要一起过下半辈子的人,选得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对我来说,为数不多的条件就是人生走线的吻合,携手到达事业/人生巅峰,在低谷时相濡以沫,这些是比好看的皮囊、雄厚的财力更有价值的。以我短短20年的阅历来看,能够一条路牵手走到底的无非就是双方的性格、潜力和当前实力的相似吧。任何一项相差甚远的,这段关系就维持不长。既然说出了我的观点,我会尝试解释一下具体意思。

为了简单起见,用类似二次函数的模型来对一个人的价值曲线建模。 value-function 其中S是一个人一出生就有的价值,包括身世、健康、思维能力等等;
P是人生的极值点,是一个人一辈子社会价值最高的时间点,所谓人生巅峰;
E是人生终点的价值,通常来说一个人总会留点什么价值给社会,这就是为什么一般E比S高。

假设黑色是男方的走线,红色是女方的走线,接下来示范几个会离婚的:

function-maf 在C点完美邂逅,然后之后男方事业蒸蒸日上,在巅峰左右的时候(D点)找到了一位更优秀的女子。

function-fam 在C点完美邂逅,实力不匹配,在D点的时候男方头上一顶帽子。

所以实际能够走完整条路的情况不多,示范两个白头偕老的: function-lll

三十年众生牛马,三十年诸佛龙象,应该没有人能在学生时代就有把握找到走势一致的人;而对我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法要不就是在人生的极值点寻找配偶,抑或是我有足够的时间观察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并且发现和我基本吻合的时候。

当然我没有说在到达人生极值之前配对很不明智,相反也很有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或许只是我不擅长于预测别人的极值,而配对的各位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并相信彼此的人生走线吧。所以在我配对之前,我仍然会用下面两幅图真诚祝福已经配对的各位。

sheldon-1 sheldon-2

一张图送给自己: like to be alone

最后的开始

  • 省电模式 --> 性能模式
  • 兴趣导向 --> 生涯导向
  • 喜欢上一个人
  • 多读书
  • 集长物
  • 断舍离

凡此过往,皆为序章

angelwing


  • 文章写于一台ThinkPad X250, Ubuntu 17.10
  • 由Gedit,GVim,简书在线编辑器编辑;
  • 发表于L.E.R Space 并同步至简书
  • 于2018年1月15日(20周岁生日之际)完稿
  • 于2018年2月10日 公开于互联网
  • 欢迎分享文章链接;禁止转载;感谢阅读。